“老公,抱我一分鐘,好嗎?”

  她穿著白色的睡衣站在那裏,眼中滿是期待的神色.他坐在電腦前,轉過頭望著她,心中不禁一陣蕩漾.

  從座位上站起身,他張開雙臂將她擁入懷中."都快一點了,怎麼還不睡?"

她將頭深深埋在他的懷中,語氣中多了一絲委屈:

"老公,你好久都沒有抱過我了."他摟緊了她,

緊得一絲空隙都沒有,緊得,似乎永遠都不想放開手.

  她是個特別的女孩兒,他一直都覺得.他們原本是彼此朋友的朋友,

只是出於禮貌才會點頭的那種.他曾看見她與一群姐妹們瘋狂地又笑又叫,

也曾看過她慧黠的眼眸靈動地轉上幾圈,將人整得無以復加.

他想,她真的不適合做老婆.這女孩兒太瘋了,她只適合做個玩伴.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喝醉的她.她就那麼安靜地坐在角落,獨自喝著酒,獨自拭著淚.,

他和她都在聽那首歌--"forever".她是為這首歌的詞流淚嗎?他想.或者,會是什麼呢?

 

  她喝醉了,一個人醉倒在桌子前.他扶起她,不曉得她住在哪裡,她被帶到了他住的地方.

他將她扶上床.她緊閉著眼睛,無意識地緊抓著他的手,呢喃著"不要走".

他第一次看到她的脆弱.那一夜,他攬著她合衣而眠.

  她是在他懷中醒來的.他望著她,看著她睜開眼睛時如嬰兒一般懵懂.片刻之後,

她重拾回兇悍與戒備."你怎麼在我床上?你要做什麼?"她的眼睛中威脅的意味頗為濃厚.

"是你在我的床上,而且是你在抱著我."他啜著笑說.

她懷疑地看看周圍再看看自己.是了,這不是她的床,而她的手正橫過對方的腰環著他.

  她輕輕地將手慢慢抽回來,似乎以為這樣子他便不會察覺.

而細心的他還是看見了她臉上的一絲赧然.她的眼睛轉了幾圈,

最後才停留在他的臉上,:"我什麼都沒做."她說.不過似乎中氣不足.

 

  他輕笑出聲."做我女朋友吧."他看著她的眼睛,溫柔地說.

  "這算不算求婚?"她問,手指輕顫.

  "還不算.不過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考慮."他的一隻手橫過她的腰.

  "如果你每天可以抽一分鐘來抱我,那麼我答應你的求婚."她說,眼睛亮亮地,直直地望著他.

  "嗯……好吧,那就三個月以後結婚吧."他說.

  就這樣,他們在他的床上訂下了婚約.

  "老公,你要抽一分鐘抱我!"她說.結婚以後,她總會提醒他這個承諾.他是甘之如飴的.

從來沒有想到,從前以為古靈精怪的她竟然也有著女人的柔媚和孩子般的嬌憨.

每天,他都會抽出多於一分鐘幾倍,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時間來抱她.

  漸漸地,他開始忙了起來.每天下班要坐在電腦前幾個小時.

每一次她說"抱我一分鐘"時,他總會抱歉地看著她說:"下次吧,老婆.

明天一起補給你."於是她便靜默地坐在沙發的一角,抱著膝望著他;

每次當他終於決定休息時,她都已經趴在沙發上疲倦地睡著了.

  忙碌的工作使這個"抱一分鐘"的承諾淡得幾乎退出了他的腦海.他有他的事業要做,

"她會懂",他這樣想.每天的工作累得他盤疲力盡,

永遠做不完的事情就這樣圍著他轉,讓他無暇再去想其他.

於是,他忘了她的生日,忘了他們一周年的結婚紀念,

忘了要給她一個晚安吻,也忘了給她最想要的擁抱.

  她越來越沈默了,經常坐在那裏看著忙碌的他發呆.

她發覺他的笑容越來越少了,於是她的笑容也跟著越來越少了.

生日時,她在一張卡片上寫下"送給最愛的妻子,祝生日快樂--永遠愛你的老公";

結婚紀念日,她伴著燃盡的蠟燭和冷透的飯菜趴在餐桌上睡去.看著他團團亂轉的身影,

幾次她甚至有些懷疑當初的決定是不是太草率,畢竟他們都還年輕.

  剛剛從醫院回來,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從來的她就是怕去醫院.

曾經有他的陪伴,幾次擁著哭得眼睛痛紅的她走進門診室做檢查.

這是她一輩子的弱點啊,他是知道的.那時他總會取笑她這麼大的人去醫院竟然會比孩子哭得還要厲害,

原因只是怕打針.這一次,徘徊在醫院的門口,她都不敢走進去.

克制心中的恐懼對於她來說真的是太困難的一件事.

  最終她還是去了.檢查的結果令她大出所料--她懷孕了.

  回到家,她蒼白著臉幾次想告訴他這個消息.

而他卻忙得顧不上看她一眼.已經一點了,夜深露重,他卻仍然坐在電腦前.他們從未吵過架,

可她卻覺得現在的生活比大吵一架還要可怕--他竟連吵架的時間都沒有.

  穿著白色的睡衣,他終於鼓足勇氣打斷了他的工作,

"老公,抱我一分鐘,好嗎?"他轉過頭望著她,那一刻她看到他眼中的詫異而後又變得溫柔.將她攬在懷中,

他說:"都快一點了,怎麼還不睡?"趴在他的懷裏,

她的淚終於流了出來,委屈地說:"老公,你已經好久都沒有抱過我了."

  她好愛他啊,她真的好愛他.從那個在他懷中醒來的清晨開始,

她知道自己渴望這樣一個溫暖的懷抱.她知道匆匆訂下婚約她並不後悔.貪戀著他的懷抱,

她總是想如果他還願意抱她那麼就一定還愛她.然而這樣溫暖的懷抱她卻很久都不曾擁有了.

 

  "怎麼了?"他輕聲問,讓她坐在腿上,他不禁低頭親了她一下.

  "老公,"她吸吸鼻子,"每天分給我一分鐘好不好?一分鐘就好."

  她祈求的眼神讓他心中一陣酸痛.自己真的好久沒有抱過她了.她是那麼的易感,那麼的靈動.

現在的她卻沉靜得讓她無法與曾經的她聯繫到一起."老婆,我有沒有說過我愛你?"他說.

  看著她驚訝地睜大眼睛,他知道這句話他真的晚說了很久.

  小手不自禁地揪緊了他的衣領,她有些瞠目結舌.他真的說愛她了嗎?

呆愣了半晌,她開心地撫著肚子說:"寶寶,聽到了嗎?

爸爸說愛媽媽了,爸爸說愛媽媽了呢!"

 

  呆住的人換成了他.好半天他才又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寶寶?我們的寶寶?"他的聲音顫抖著,有些難以置信.

  "嗯!"她點頭.

  他抱緊了她,完全沉浸在喜悅之中.

  "老公,每天抱我們一分鐘,好不好?"她說,眼睛裏浮起一層霧氣.

  "嗯!"他保證地點頭.是啊,有什麼會比妻兒更讓他感到幸福的呢?!

  緊緊地環著他的腰,她知道這一輩子她的選擇沒有錯

.她會幸福,會有愛自己的丈夫和他們全心期待的可愛的孩子.是的,她會永遠幸福的.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