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聽話的男人說:「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妳開心!」很體貼的一句話,對吧!照理說女人應該很愛才對,但通常經過時間考驗,女人最後多半會離開這個男人。

剛好一個女人從我座位旁走過,偷瞄到我寫的第一段,馬上湊過來發表高論,她說:「好熟悉的一句話啊!」又接著說:「這種男人我才不會要,要跟這種人結婚,我在家就好了。」望著這女人離去的背影,我打了個冷顫,這樣斬釘又截鐵的回應,喚起了多年前一段悲慘的記憶。

那年我才二十啷噹歲,當時自許為優質的純情處男,打著「誰遇到我就是誰賺到」的招牌,開始一段尋覓天命真女的奇妙旅程,我充滿著期待,等待著天上巧妙的安排,想像著會有一位天作之合的伴侶,不久之後定會出現在我面前,讓我可以好好的呵護她、疼惜她,給她我所擁有的一切。

果然,真的就有一位女孩進入我的生命中,但速度比我想像的似乎快了一些,沒有足夠的緩衝時間,她就緊急降落在我的飛機跑道,急著尋求我的保護。我都還沒能來得及思考:「她是我的真命天女嗎?」飛機就已經開進停機棚就定位,她成了我的首任女朋友。

其實我的疑慮被她看了出來,那一天她開口給了我一個脫身的機會:「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話,也沒有關係,我可以離開的。」遇到這樣「懂事」的女孩,我就知道我淪陷了。

「沒有,我沒有不喜歡妳,妳很好。」我不知道這是真話,還是怕傷害人脫口說的話。

而下一句話我說的竟然就是:「從今天起,只要能讓妳開心,我都願意為妳做!」我記得當時她開心極了,我也洋溢著一種初戀的幸福感,以及卯足全力作為一個稱職男友的責任感。

我曾自豪的向朋友炫耀:「交女朋友就是要像這樣,如土地公般的有求必應,要如此的小心呵護,這樣保證女朋友就會黏你黏得死死的,跑都跑不掉。」為了能充裕滿足她一切需要,白天我有一份工作,晚上又去PUB兼了一份差,到凌晨三、四點下班,當時兩份收入加起來比我現在薪水都還高。

在金錢上,她的確感到滿足,畢竟她也不是那種非買名牌不可的女生,也不走大餐館路線,她家裏甚至比我還有錢,常把她爸的凱迪拉克大黑頭車開來找我,就把車子丟給我使用,有時我會有種到底是誰照顧誰的錯覺,這讓我更無怨無悔地付出,讓她開心,變成我當時人生最重要的使命。

後來她爸、媽和哥哥、姐姐移民南非,留下中部一個店面,她希望我放棄台北所有工作,到中部照顧她爸已經開了幾十年的雜糧蔴油行。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重大決定,意味著過去兩、三年我在台北經營的人脈也形同跟著放棄,而要去從事一個我完全不熟悉的傳統產業,當然最後我去了,因為我知道這個決定是她心中希望的。

在中部鄉下的幾個月時間,我當起了雜糧行小老闆,一些過去她爸多年經營的老客戶,看到換成是我這個小夥子開車送貨,也覺得新鮮感十足,一袋六十公斤的黃豆,比我當時的體重都還重,那些伯伯看我左搖又晃的扛在肩上,都露出擔心的眼神,但我身手也愈來愈熟練,總不能讓未來岳父在鄉親面前丟臉。

在鄉下我適應奇佳,和她自由又愜意的生活,但兵役問題的現實還是不得不面對,再怎麼不願意都還是得把這個國債還清,在車站送我走的那一天,她不捨的流下眼淚,我相信她會等我回來,怎麼樣也沒想到後來她選擇跟著另外一個男人走。

第一段感情結束得不明不白,我也沒從中學到教訓,遇到了我現在的老婆,我的作法並無二致,我愛她,願意為她付出一切,同樣的一句話,我也對她說,目的就是她能開心,我是一個聽話的男人,我認為這沒有什麼不對,但繼續執意如此行的結果,仍是無法讓她開心,甚至常常她還會有離婚的念頭。

原因何在?一個聽女人話的男人,問題出在哪?難道「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確是真理?為此我疑惑了很久,終於,世界上第一個男人和女人給了我答案。

當年亞當和夏娃奉命管理伊甸園,原本也是幸福美滿,不需工作又有吃不完的美食,上帝給他們唯一一條的規定,就是不可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誰知陰險的蛇引誘了夏娃,夏娃又邀亞當一起吃,亞當那時其實有疑慮,覺得違反規定不好,但心裏卻又想著:「是夏娃叫我吃的,不是我自己的意思」,就這樣犯下大錯。

等到上帝來興師問罪時,亞當給了一個標準男人的回答:「是祢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樹上的果子給我吃,我就吃了。」後來神處罰了蛇和夏娃,也重罰了把責任推給女人的亞當,上帝對他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果子,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裏得吃的。你必汗流滿面才能餬口,直到你歸了土。」這事,想把責任推掉的亞當,還是擔負了最大的責任,若是當年可開記者會的話,亞當必會這樣說:「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看到這段聖經故事,我終於恍然大悟,男人愛女人,不是只聽女人的話,還有一個責任,是保護你的女人,當女人身陷誘惑與危機時,你還能聽她的話嗎?恐怕最後要負最大責任的是男人,而非女人。

其實女人期待的男人,是有脊椎的男人,絕非只會聽話的男人。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