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幼稚園一陣子後,就發現自己某方面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樣。不知道稱不稱得上早熟?當時年幼的我就已經懂得這是個不能說的秘密,便獨自將這個秘密藏在心中不敢跟任何人分享,深怕被投以異樣的眼光。直到國中驚覺自己並不是個案,校園裡有不少我的同類,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們有個代名詞-T。

升上高中後,在理髮師的巧手下,我從女孩進化成小男孩,我再也不需要用長髮來掩飾真實的我,我誠實地面對自己天生就是T的事實,對任何朋友都不再隱瞞,也很幸運地交到漂亮的女朋友。但我完全不敢向家中兩老出櫃,就怕被他們帶去安樂死或是逐出家門,所以家裡唯一知情的只有妹妹。每天都抱持著過一天算一天的心態,也曾浮現永遠都不要跟父母承認的念頭,殊不知在去年暑假的某個晚上,一切都明朗化了。

那是前女友提分手的隔晚,從被甩那一刻後我的行程就只有拼命流淚,整天不吃不喝的情況下當然沒有體力騎車回台中,只好請老爸來宿舍接我。一上車,老爸立刻遞給我口罩要我戴上,原因是他誤以為軟趴趴的我得了當時正流行的H1N1。戴了一段路後,身旁的妹妹看不下去,終於忍不住開口:「姊姊她不是生病,她是失戀……。」「失戀?對方是男生還是女生?」老爸仍舊不改神色地開著車。「是女生會怎樣嗎?」聽得出來妹妹很擔心我的安危。「我如果會怎樣,我早就跳起來了。」老爸語氣出乎我意料的冷靜。

過沒多久,老媽打給老爸關心我的病況,老爸按了擴音,所以車上三人都聽得見老媽說話:「她是不是得H1N1啊?你趕快帶她去看醫生。」「少女…噢不,是少男情懷總是詩。」老爸邊回答邊笑,老媽得知我真實病因是失戀後,手機傳來的居然是一陣大笑,「哈哈哈哈哈!不早講,我還以為她是得H1N1。」頓時我真不知該為他們完全不同情自己女兒心碎而生氣?還是該為他們並非我以為的守舊派人士感到開心?

回到家裡,迎接我的是一碗熱騰騰的牛肉湯,「要當T就不要這麼沒用,今天哭完就算了,明天開始要像個男子漢一樣。」老媽邊說邊端來給我喝,「妳喜歡男生還是女生我們都沒關係,只要妳過得幸福就好。」原來他們早就知道自己的大女兒喜歡女生,也都很願意支持我。雖然當時很難過我深愛的她就這樣拋下我,但同時我也很感謝她讓我看見了父母的開明!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