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了這些年,第一次被說:「抱歉,我想你並不適任。」

向來都是被挖角的我,一切總是有新公司的代辦小姐幫我處理妥貼,如今離職該怎麼辦理,執照該如何註銷,居然一無所知。拿著蓋滿血淋淋公司主管章的離職證明,在台北街頭開始求助親朋好友。辦理的過程居然意想不到的簡單,拿著離職證明至主管機關交件,從此你就與這家公司再無任何關係。

在一場安撫聚餐中,剛離婚的表姊忽然感慨地說到:「原來離婚跟離職一樣簡單啊!」想當初為了要結婚,經過多少磨難與考驗。如今也是將一紙離婚證明交至主管機關,那位曾經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從此不再與她有關。

聽完之後,我不再為我的離職而悲傷,只有充滿對人生的惆悵。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