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間,猛然想起我和黃衣老人有約,嚇得我趕緊跳下床,隨意套件衣服就衝出門,趕到我們相約的石橋。

遠遠的,我看見黃衣老人站在橋邊的樹下等我,當我走到和他距離大約五步的位置,他轉身背對著我說:「現在已經中午十二點了,你明天再來吧。」不等我回話,他離開了。

當晚,我連一點睡意也不敢妄想,硬睜眼,直到天空露出了魚肚白,我便提前到石橋等待老人。不一會兒,黃衣老人從容前來赴約,我看著老人的臉總覺得似曾相似,但卻一直想不起來在哪見過他,甚至我為什麼會跟他有這個約定,怎麼發生的,我完全不清楚。

老人當著我的面將他的鞋子往橋下丟去:「去幫我撿起來!」語氣極度猖狂。

我先是愣了一下,便下橋幫他撿,是只艾迪達的慢跑鞋,爬上來後,我說:「哪,你的鞋子,我幫你撿上來了。」一邊將鞋子遞給他。

「你有沒有在看啊!我穿的是艾迪達的慢跑鞋,你怎麼撿了只普馬的上來,仔細給我看清楚。」老人非常不客氣地對我怒吼。而我手上的慢跑鞋什麼時候變成普馬的,我也搞不懂,只能說見鬼了。

沒辦法,我又耐著性子,下橋去找,果然又看到一只艾迪達的慢跑鞋,這次我絕對不會看錯,真的是艾迪達。一上來,老人用著命令的口氣說:「幫我穿上,快點。」

就在我幫他套上鞋的同時,他的身體就像電子分解一般,一點一點溶化在空氣裡,此時我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大叫:「大叔,不要不理我,我會乖乖聽你的話,當個好孩子,不要走……。」

叩叩叩,「上課不上課,你在亂叫什麼?」老師狐疑地看著我。

慘遭我口水侵襲的課本,正攤開在「蘇軾.留侯論」上。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