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朋友寄來的郵件,上頭兩行英文字,細看才知他人在加拿大。這人倒也頑皮哩!遠從加拿大打兩行英文字告訴我這事。看信的時候,正聽著李泰祥的音樂,小提琴演奏的「紅豆詞」,委婉卻深沈的淒涼音符縈繞耳際。這李泰祥的音樂其來有自,燒錄自阿忠,當初他拷了兩份,各給我和彩鳳;看到這幾張光碟,總會想起他爽朗的笑聲,以及食指、中指叼住香菸的模樣。

來自各方諸多餽贈,即使安安靜靜躺在箱子裡,亦是有情信物,亦是我與他者共譜寫的歷史之歌。這些小東西串連起過往點點滴滴,物在情在,捨不得丟棄。

那日,我整理抽屜,無意中看見一只色紙摺成的小紙鶴,褪了色的黃,顯露出它似乎擁有著漫長歷史,那出自於我第二屆學生馨誼之手。乖巧的馨誼在二年級學期末,摺了這一隻紙鶴;紙鶴腹肚內藏著她娟秀工整的字跡,完整的內容早已遺忘,只隱約記得大概的意思:老師,我要升三年級了,好捨不得您喔!

小小年紀別出心裁,這紙鶴,遂跟隨我流浪各教室,每回換教室,整理抽屜之際,黃紙鶴總勾起小女孩細膩心思,以及她明燦可愛的笑容。起初,我會打開看一看內容,再滿心感動按照原來的線條摺妥;後來幾年,黃紙鶴有了它的地盤,抽屜有個位置專屬它。

我跟D分享這件事,一面說,一面小心翼翼打開黃紙鶴,想給他瞧內容,但攤開紙鶴腹肚,裡頭空空,竟什麼也沒有!孩子淡淡的鉛筆字跡早被歲月侵蝕;那慘白,倒像是老早就這樣了,彷彿什麼也不曾發生過。

是我記錯了嗎?迷糊讓我失去對記憶的自信,這隻紙鶴曾承載一名小女孩惦念不捨之情,如今安在?

物在情在;物不在,此情,依然真真確確存在過。這空白雖一如當初小女孩未執筆前,但其實早已飛入人世,承載過一場思念;如今修成正果,該返回仙班囉!

我在心中為紙鶴默哀幾秒鐘,慶幸自己曾擁有過一份真實的赤子之情;便虔誠放入紙類回收箱,讓它以另一種姿態,重生。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