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紐約,最怕有人跟我說:「好棒喔!那下次我去紐約時,可不可以住妳家?」這種問題總教人害怕。我真的不是不好客,而是誰喜歡和半生不熟的人擠在一張小到不能再小的單人床上?很不幸的,有時我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

一位在台灣工作認識的友人玲娜到波斯頓念書,這位只有幾次見面之緣的同胞,打電話問我說:「我想去紐約玩,可以住妳家嗎?」我婉拒她的要求。之後,玲娜聯絡透過網路認識的在紐約工作的台灣男子肯恩,兩人很投緣,肯恩答應要讓玲娜住他家,「這樣安全嗎?」我心中很質疑,果真,玲娜到紐約沒兩天,突然一大早就打電話給我。

「喬思琳,我現在可以去妳家嗎?」玲娜在電話裡快要哭出來了。就這樣,她拉著小行李箱,跑到我租的公寓。原來,肯恩讓她睡他的床,可是卻想對她毛手毛腳,玲娜一氣之下打了他一巴掌,然後帶著行李跑出來了。

「好累!妳的床可不可以借我躺一下?」就這樣,玲娜在我的小小單人房中住了4天3夜。當時我還在期中考,每天最快樂的睡覺時光卻變成了夢魘,我雖然很廋,不過要和高頭大馬的玲娜擠一張小床,真是苦不堪言。

我總覺得世界上沒有白吃的晚餐,更何況是在網路上認識的陌生男子。其實,玲娜在某些方面還算幸運,如果真遇到兇神惡煞,也許她的下場會非常的慘。網路上的花花世界藏匿著那麼多陷阱,真的不要拿自己的安全來開玩笑。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