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的客戶,在美髮業工作,她看起來很年輕,我總是這樣認為。即使Motel彈簧床上的振幅強度滿足了彼此,我一直不認為、也不承認她是我的砲友,因為我喜歡她,她也是我穩定的客戶群之一。


我始終認為我是喜歡她、是愛她、是想與她共度一輩子的。我們相處的很融洽,但有一點小問題,除了知道她是知名連鎖店的店長兼股東之外,我連她最簡單的生日都不知道,也沒問過。
我是一名業務,了解自己的客戶是理所當然的事,我清楚的知道其他客戶的生日、家中狀況甚至是他們的好朋友,該知道的我都知道,唯獨她的生日我不是很確定。有一天,我們角色扮演完之後,披著浴袍的我躺在床上,腦袋中有股想多了解她的衝動,但我很猶豫。


佔她便宜一石二鳥
就好比天使與惡魔在耳邊嘰嘰咕咕一樣,天使說:「要問,這是身為業務最基本的調查,況且你們現在是男女朋友。」惡魔則說:「不要問,繼續享受這種人財雙利、一石二鳥的好關係吧。」我很喜歡聽一首歌,歌名是《壞人》,但我是好人,真的。當她從浴室走出來時,我說:「寶貝,我都還不知道妳的生日呢!」「你不知道我的生日?」她有點驚訝。然後指著包包的地方,示意我拿身分證出來。看完之後,我放了回去,沒說什麼。但之後我們就沒再發生這種超友誼關係。
我愛我的家人,尤其是我媽,她的養育與生育之恩,我一直放在心中。我很難想像,如果她跟我媽是同時期結婚並且生下小孩的話,那我跟她的小孩會是同年,也就是說,她跟我媽一樣大。
天啊,我竟然跟我媽發生這種超友誼關係,太「不孝」了吧。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