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中國「四大小旦」-趙薇、章子怡、周迅和徐靜蕾,台灣觀眾最陌生的就是人稱「老徐」的徐靜蕾(如果不是最近她和麻吉中的黃立行緋聞被熱炒,很多人可能連她的名字都沒有聽過),這位知性女星自導自演的電影《杜拉拉升職記》,在中國上映僅十二天後,票房已突破一億人民幣(約新台幣四億七千萬元)。

杜拉拉,這位虛構的主角是一位年輕又聰明的女孩,她不靠背景,在外商努力升遷,是一部寫實的奮鬥史和戀愛史, 它更點出了在中國職場的生存法則,其中也充滿了實用的智慧語錄。

有人形容,《杜拉拉》從原著到電影,都像中國版的《慾望城市》,這本○七年出版的職場寫實小說,迄今出到第三部,熱賣超過三百萬本;再透過電影推波助瀾,「杜拉拉」也已經成為中國職場白領女性的偶像,她穿什麼、用什麼,大家都要學,簡而言之,女強人就要像「拉拉」。

《杜拉拉》的書封上有個宣傳標語,聲稱這個故事比「比爾蓋茲更值得參考」,因為大部分人恐怕一輩子都當不了比爾蓋茲,但八○後(八○年代出生的人)只要努力,成為「杜拉拉」卻是比較有可能達到的目標。

在中國大陸,白領最羨慕進入前五百大外商,二十七歲時,杜拉拉擔任行政助理,月薪四千元人民幣(約合新台幣一萬八,年加薪幅度八%,年收十二個月底薪加三個月獎金),三十歲當上人力資源部主管(月薪七千元人民幣,約合新台幣三萬二),書中也清楚地點出,普通經理級別的年薪(二十三萬元人民幣)、高級經理級別的年薪(五十萬元人民幣)、總監級別的年薪(一百萬元人民幣)。

在杜拉拉的定義裡,要到後二者(再加擁有配車、不用負擔房貸的房子),才是真正「財務自由」的富人。

台灣人透過「杜拉拉」現象發現,大陸白領薪水和我們逼近的速度愈來愈快;此外,在中國受歡迎的女性小說,類型已經轉變為寫實的「職場小說」,過去夢幻式的瓊瑤式小說曾席捲大陸,在那類書籍裡,柔弱似水的女主角可能會在男主角的工廠裡做女工,與男主角一見鍾情嫁入豪門,接著受到婆婆的百般虐待……。

「我為什麼要傍大款,我自己就是大款」(註:傍是陪,大款是富商,也就是台灣人口中的「被富商包養」),中國才女明星徐靜蕾可以豪氣萬千地這麼說。

她塑造的「杜拉拉」,成為億萬基層女性員工的偶像,但是當多數讀者回到連加班(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才能拿到一千多元人民幣月薪的現實,這類小說對她們是目標?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幻想?

當大家都想變成「杜拉拉」,這對中國大陸職場生態乃至男女關係會產生怎樣的影響?恐怕更值得我們去深入探討。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