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願承認我們之間只是一場道德所不容許的外遇。曾經天真的問你,為什是我而不是別人?你有著優越的條件,而我平凡無奇,你卻總說著,人與人之間是種緣聚,一份隨興自在,你認真的說,愛著一份我的天真與自在。


忘了這是我們第幾回各自利用出差的藉口一同出走,為了避開人群,事先討論班機、訂位等交通問題。事前做好關於城市美食的註記,有時討論著近來閱讀過的書籍,以及夜裡要喝哪一種酒種?
每回的出走,都懷著兒時出遊般的心情期待著。這回,你仍有工作在身,我比你晚一班飛機飛去,在你工作的同時,我在海邊的小店感受著東台灣的靜謐午后,在一個半小時後,魔術師會將你變成精靈出現在我眼前,笑瞇著眼用小朋友的口吻,說著:「小朋友你來了……」


打扮性感床上報仇
天氣好時,我們隨興到處走走,天氣不好時,待在飯店光著身,在床上賴上一整天,不知何時在床上有仇必報,成了我和你之間的銘言,這一回我有備而來,帶了性感黑色吊帶小衣,下身刻意選開了口的小褲.這一回輪我俘虜你的身體,給抱不給吻,給看不給碰,給做愛但不准射精;當你在我身上汗水淋漓喘息交錯時,反過身來,讓你仰躺,在你千萬精子即將報效國家水利總署的同時,試問中國文學裡你最愛哪一詩人?試問泰戈爾的作品中哪一部最為迷戀?而我……正一邊撫摸著你,一邊要你回答我的發問,一邊勾吻著你的敏感帶,一邊啜飲喝著紅酒,一口一口往你的嘴裡送。


渴望眼神專注熱烈
你著了魔的發狂,渴望的眼神凝視著我,你的眼神常常教我忘了,我究竟是愛你?還是愛上做愛時你強烈專注的神情?是你教會我壞,教會我當一個壞女人,只貪戀你給的愛。
天微亮,在幾回情慾浮沉後,看著身旁的你,這樣相聚的夜晚其實並不容易,你我都各有家庭責任,我和你,來自兩個極為不同的世界,有天我們會在各自的一方,回憶起今日,回憶每一個靜謐的午后、瘋狂的夜晚。明天中午,我們即將飛離,回到現實裡充斥著面具的城市。
離開這個城市前,約好共進一頓不擾人的午餐,可惜你還是被校方困住了,沒能赴約,我選擇了在機場等你。平日的機場的稀疏,令人多了安心與自在,先後劃了位,空服員保留了靠窗的位子14A;候機室兩端,一個是你一個是我,隔著幾排座位,你巧遇見朋友,我很自然的從你身旁走開,像一個陌生人,登機後,我身旁的14B依舊空著,我等待著你入座。


沉醉當個愛情人質
只是這回無預期的上演了:你的朋友,邀你在他身旁的空位坐了下來,你,在我的右後方,感覺著你翻報紙的聲音,清楚的聽著你們的聊天,說著教育的大綱,清楚的知道14B的位子少了一個你。而我在你的左前方像個陌生人,紅著眼眶望著窗外,繞了一個台灣,是否只有關上了房門上了鎖,你才屬於我,將心走私到了這裡。
北部的溫度,明顯比起東部低了幾度,一旦回歸了你我的城市,你的表情,也開始冷漠,低了溫度。
我繼續扮演好妻子與母親的角色,輕哄著他們早些入睡,關上書房的門,音樂裡,歌者詮釋著一首人質;夜晚,正開始,而我正沈醉;我,是你愛情裡的人質。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