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位第一線的醫療人員,常常接觸許多形形色色的病患,但是最固執的就算這位病人了。他因為常期吃檳榔,已經使口腔纖維化,嘴巴無法正常咀嚼,進食非常困難。我們常提醒他,不可以再吃檳榔了,但是他還是隨身攜帶檳榔。他還理直氣壯地說:「你這樣叫我不要吃檳榔,真的很殘忍。難道你不知道,吃檳榔是我唯一的興趣!」

既然他不聽我的話,我只能轉而跟同事抱怨。同事在聽了我的抱怨後,好奇地問:「那他這樣怎麼吃檳榔?」這時我才想到,他張個嘴都有點困難,更別說嚼檳榔了!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卻看到一個讓我難以置信的景象。他正把一顆檳榔勉強地塞入口中,然後一手推著下巴,硬是讓嘴巴動起來。他這樣手動地嚼著檳榔,儘管吃力,但是臉上仍帶著滿足的神情。要是他復健有那麼努力就好了!

無論如何,他都無法放棄他的最愛「檳榔」,也正因為這樣,他的口腔已經漸漸癌化了!現在連進食都要用鼻胃管,更別說吃檳榔了。我想,現在的他總算可以戒掉檳榔了吧!因為現在他的嘴纖維化得十分厲害,連一顆檳榔都塞不進去。

第二天,我遇到了他,那時候他正努力地張開嘴巴,我很高興這時的他並不是又在塞檳榔了,而且我在他的身邊沒有發現任何一顆檳榔。他真的變了,以前的他可是檳榔不離身的。

正當我暗自慶幸時,這時候的他正把一罐紅色的「果汁」倒入嘴巴,看著他喝得那麼辛苦,我不由得給他一個建議:「你為什麼不倒進鼻胃管裡呢?」

「那就沒感覺了!」他給了我一個奇怪的回答,這時的我才開始打量那瓶奇怪的果汁。

「這瓶是什麼?」我提出疑問,有點像是警察的盤問。

他似乎有一點做賊心虛的感覺,吱吱唔唔了老半天,最後才跟我說:「那是一瓶我用果汁機榨的檳榔汁!」

「……。」沒想到他還是講不聽,我已經無話可說了。

「放心啦,我那些檳榔渣渣都有過濾掉啦!」

「問題不在這……。」我快要昏倒了,因為問題可不是這些渣渣,而在於他還在吃檳榔。

之後我就沒有再遇到他,因為很遺憾的是,沒多久他就到天上了。惡性癌細胞擴散得非常快,據說最後幾天,他終於沒吃檳榔了!

我仰望著天空時,偶爾會想起這位固執的病人,在天上的他應該沒有檳榔可以吃了吧?因為老天爺可不會想讓祂的家被土石流沖下來!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