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到家,發現客廳桌上多了一盤青翠渾圓、結實飽滿的梅子。也對,這幾天唯美浪漫的梅雨早已向我揭開這場梅的饗宴,只是過慣了都市步調的我,對於身旁季節的更迭簡直是遲鈍得可以。

這幾個月以來,經過了準備學測、推薦甄試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辛苦過後,幸運的我提前脫離了考生部隊,拿到了避開每年一度的炎炎七月「烤肉大會」的門票。

現在的我,因為在學校要還要忙畢聯會的事,雖然稱不上是無事一身輕,但每天的生活倒也愜意愉快。可能考試的壓力沒了,整個人連走路也輕盈起來,像是有花在飄。

不,不也完全輕盈。

順手從桌上拈來一顆梅子,輕輕咬下,甜中偏酸的汁液一路淌過舌蕾滑入喉嚨。是以,這酸澀的滋味,似乎是在提醒我些什麼。

沒有忘記,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忘記。我只是在等待,等待一個適合的契機出現。

一直很喜歡李白的〈長干行〉:「……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青梅竹馬,我私自認為,這首詩是對你我最好的寫照。

三年前,高中入學典禮的那天,看著你的背影的我,偷偷下了決心:在畢業典禮之前,我一定要向你坦白我的心意。可不能像國中那樣,又讓得來不易的機會頭也不回地溜走。

這次,不論你的回應是什麼,我都不想再重蹈覆轍,再面對一次當時膽小的自己,一個人自怨自艾機會不再。所以,我一定要說出口。

再吃一顆梅子。脆嫩的肉質和著微酸的汁液在我口中談起一場短暫的愛戀。一直喜歡著梅子,無論是青脆酸甜的脆梅,還是口感沉穩厚重的陳年梅,抑或是梅汁、梅醋、梅酒等;依照成熟度不同而加工製成的各式各樣的梅製品,儘管它以不同的形貌出現,但那微酸甜美的滋味,一直誘惑著我對戀愛的嚮往。但如果對象不是你,就沒有意義了。

那我還在遲疑著什麼?我怕,一旦打破這原有的微妙的平衡,我們之間原本哥倆好的情誼是否有變質的危機?是的,哥倆好。青梅就只是我現在口中的青梅,而竹馬有兩個……。

也許我該去買瓶梅酒來壯膽,刻意遺忘的是:這梅酒無法醉人,也無法改變現實中,我倆的性染色體。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