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兩黨的「吳胡會」剛曲終人散,海基海協兩會的「江陳會」,前奏曲接連響起。以江丙坤為首的海基會代表團,將在六月十一日到達北京,和新任海協會會長陳雲林領導的團隊,展開歷史性的「兩會復談」

由於中共中央政策上已傾向「盡量滿足馬政府的需求」,所以即將展開的「江陳會」,結局肯定會使江丙坤滿載而歸,不讓吳伯雄專美於前。換言之,此次會談將使兩岸週末包機順利起飛,並使大陸觀光團入台之事水到渠成。至於海基海協兩會制度性協商機制的順利建立,則更不在話下。

儘管現階段只是包機,還沒有正式的「班機直航」,但兩岸確實要從這時進入「門徑大開」的「大通」時代。以往的「猶抱琵琶半遮面」,或「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都成了過去式。

套用經濟術語來說,兩岸即將進入「經貿交流正常化」時代。兩岸雙方將成為「正常經貿夥伴」,使人流、物流、錢流逐步在雙方之間正常流通、雙向流通,呈現「原則開放,例外禁止」的樣態。大陸廠商得到台灣的新市場,台灣廠商則充分享受到大陸經濟強勁增長力道的推波助瀾,正式開展「立足兩岸,布局全球」的新格局。

不過,未來兩岸經貿交流合作,是否真能達致「互利雙贏」的目標呢?這問題取決於兩岸雙方是否建立互信,即中共相信國民黨真的「不獨」(及不搞「兩中」),國民黨相信中共真的「不統」(及不打壓中華民國),以使兩岸經貿進一步推進到制度性合作,如綜合經貿合作協定、自由貿易區、共同市場等,發揮優勢互補的長期效益。這是當前兩岸關係中,最大的難關與挑戰。相對上看來,「吳胡」、「江陳」的相互熱情擁抱歡談,都只是培養氣氛的「前戲」而已,還未碰觸問題的核心。

敏感的人應已注意到,五月二十八日北京「吳胡會」的第二天,馬英九總統在台北接見美國聯邦眾議員史蜜特,提出了改善兩岸關係的條件:「在﹃九二共識的一中各表﹄前提之下,以維護台灣自主性與尊嚴為基礎。」這話不啻在針對「吳胡會」的內容作表態與「微調」,其中強調的「一中各表」、「自主」、「尊嚴」,都是讓中共感覺很棘手的字眼。唯一能讓中共釋懷的解讀,是馬英九這樣講的主要目的,是安撫美國人,而不是向中共嗆聲。但真相如何,只有馬總統自己心裡明白。

還有,台灣股民的反應也莫名奇玅。「吳胡會」前後,兩岸鑼鼓暄天,包機、觀光開放都已明朗化,但台灣股價指數卻連日下跌,累計跌了好幾百點。這種讓人跌破眼鏡的表現,說明台灣股民(乃至民間各界)對兩岸商機,樂觀中仍有一定的「審慎」。

差不多同時,中共內定國台辦新主任,是曾擔任駐日大使的外交部副部長王毅。王毅出身外交系統的背景,將來在國台辦主任的位子上,肯定能以專業水平,實事求是地解決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起碼他有辦法和外交部協調運作,把台灣的邦交國數目,「宏觀調控」在一個「合理」的範圍內。

但另方面,他的出使日本經歷與日本人脈,卻很難不讓人擔心,他未來會把日台關係「中國內政化」,使台北和東京的聯繫被迫繞道北京。如是這樣,兩岸關係必然起波瀾。

總的看來,兩岸經貿關係乃至整體兩岸關係,現在已浮現「短期利多」,因週末包機與大陸觀光團的開放,都已有了眉目,且下半年兩岸雙方可望藉此開放,創造一波交流互動高潮。但是,這波高潮過後,能否接續醞釀新的一波,以創造「中長期利多」,則屬未定。

換言之,週末包機、觀光團實現後,若要再發展到正式直航,再到台商保障協定、兩岸金融監管協定、兩岸和平協定,等等「制度性建構」的確立,還有迢迢長路要走。人們不應盲目樂觀,以為中共會持續跟著國民黨的節拍起舞。

馬政府如要讓台灣民間充分享受到兩岸開放的「福氣」,必需採取「內外兼修」的戰略,即一方面努力改善、發展與中共的關係,另方面還要「勤練內功」,徹底翻修國內投資經營環境,同時加速培植國內新的「殺手級」產業。如此厚植國內經濟實力,將來在與中共談判時,才有厚實的發言權,也才能為台灣爭取到最大的利益。否則,像最近一波包機談判中,儘管客運部分順利進行,貨運部分卻被忽略了。這讓國內產業界留下不少遺憾,也說明國民黨與馬政府,和中共交手的力道仍有所不足。

還有一項要務,是應加緊輔導大陸台商重新做兩岸布局。夕陽產業台商部份要回台,其中有的要落葉歸根,有的要在台升級改造再出發。至於朝陽產業、豔陽產業台商,有的要深入大陸,有的要全球布局,還有的要帶陸資前進台灣。這些也都是台灣根本利益之所在。國民黨的黨政當局豈能輕忽之?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