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到了,體質虛寒的寧恬,特別想念那段常被駿義擁在懷抱裡的時光。寒流籠罩的深夜,嬌小的寧恬把冰冷的四肢,縮進駿義雄壯的胸膛裡,她感到無比幸福,忍不住對駿義說:「你真的是我的暖暖包!」
不僅駿義很開心,雙方都以為剎那的擁抱,可以留下永恆的溫度。直到有一天連駿義都必須面對自己的坦然,有關他劈腿愛上另一個女孩的冷箭,才真正疾飛而來,射進寧恬易碎的心房。轟然一聲巨響,世界只剩悽愴。
初春的日子,特別的孤單。獨自躺在雙人床,寧恬的枕邊只剩下空盪。她的手腳比從前更冰冷了,沒有溫度的僵硬,一如已經死掉的愛情。


同樣擁抱不再溫暖
關心她的朋友,送來藥房賣的長效暖暖包,強調溫暖而持久。從前,寧恬認為沒有任何廠牌的暖暖包產品,可以抵得過駿義的擁抱給她的溫暖;如今,她才有所領悟:沒有生命的產品,或許沒那麼好用,卻很可靠,不會背叛。
一年後駿義應了「劈人者,人恆劈之」的詛咒,結束那段短暫關係,感覺十分落寞。他以知己朋友的姿態,要求回來看看她。寒夜小聚,臨別之前,溫習了擁抱。寧恬很意外地發現,他的身體不再能夠給她足夠的溫暖。儘管他的身材還是跟從前那樣魁梧壯碩,他的擁抱卻失去了從前的溫度。
原來,能在擁抱中傳遞溫度的,並不是人與人的身體,而是相知相許的心。她的心死了,擁抱的溫度也跟著消失了。每個怕冷的女人,在寒冷的天候裡,或許都需要一個像暖暖包這樣的男人,但可以取暖的前提卻是:他的心必須在她身上。
因為,真正的愛情,必須可以維持彼此的恆溫,才能穿越人生的春夏秋冬。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