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大部分女人都很想聽男人叫床,但東方文學、戲劇等的表現都還是以女人叫床為主,日本A片也是只會特寫女優痛苦呻吟模樣,官能小說中女人在床上喘叫痴態的描寫則是非常重要領域,名家都競相絞盡腦汁來想出新的形容法。
女人叫床的描寫,基本用語是「不,不要,不要嘛!不要這樣嘛!」或「不不不不!」但結果還是「秘口收縮,絞出蜜汁」,女作家藍川京的描寫是「不!不呦!嗚!嗯!呼!」都是擬聲語,卻如實表現女人感受的變化。


爽到高喊「殺死我」
女人將達絕頂時,有的女人喊「來!來!快要來了!來了!」也有女人叫「去!去!去!我就要去了!」大概「來」是高潮降臨的感覺,「去」是女人主動衝頂升天,兩者有微妙的不同;也有女人台詞是「我被這樣搞……哎,哎,就要來了!」高潮時的女人,被形容是「全身化成一根棒子般地堅挺」。
也有女人哭叫「死了!我要死了!」或「已經不行了!」或兩者合併的「不行,快要死了!」抑或「好可怕!要死了!」也有作家寫文縐縐,像由布木皓人的《蜜壺檢查》,女人直嚷:「我有感覺,太有感覺了,怎麼辦?」最後也是頭左右搖晃連呼:「我要死了!」然後抱住男人感極而泣一番;也有很極端地喊叫「我受不了了!殺死我!把我殺死!」樂極不生悲不甘願。女人衝頂哀叫被形容是如獸嗚咽,或是琴弦走音等。在現實做愛時,女人若吐出太文雅的字眼,反而會被男人認為是在演戲,因此還是虛詞「哎」「唏」「唉」「哦」「呀」「嗚」等最自然,或喊叫兼有稱讚、鼓勵男人作用的「sugoi(真厲害)!」就足以回報海嘯般的快感吧!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