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個月都在忙著趕編一本新書,截稿在即,卻與美編有一點不同調,對她來說,我的所做所為,是一個不及格的主編,而我,因為明白愛的真諦可以近似神一樣的覺得人人都可愛,也再一次體會到在婚姻愛情裡頭,那種協奏曲中不可或缺的變調之美。

對我這種和平主義者來說,任何的衝突都不是我樂見的,但我當然也漸漸學會不發生衝突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我不與人衝突,一定也會有人找我衝突;這次和我一起合作的美編就與我衝突了好幾次,這幾天逼近截稿期,我們又有了衝突。

「上次我們說過要在每一篇文章最後面,用第一人稱的方式讓這篇故事的當事人說一段話及簽名,我現在已經在整理這些文字。」我對美編說。

「你不是說只要放簽名就好了,他們說話的部分因為來不及了所以不放。」

「我沒有說過不放,我只是說因為快截稿了,還要去要到每一個人自己用手寫的給我們肯定有難度,但若只是簽名比較容易,但我還是會去整理他們說過的一段話用第一人稱方式加上簽名。」

「你沒有這樣說過,我聽到的是只要放簽名,而且我都做好了,現在又要改,到底要改幾次,你跟別的美編合作會這樣嗎?說好要一次給我的,現在改幾次了,我要一直重做,這樣我做不出來了……。」

「你要有心理準備,要找別人來接手做。」美編撂下狠話。

我可以體會美編此刻的心情,但我還是無法真正的體會,因為我沒有做過美編;相對的,她也無法體會我的心情,任何文編都會希望內容愈來愈好,只要還有修改的任何可能性,但這可能會觸怒了美編,當她不願意再改的時候。如果我做過美編,或許再能改或不改的拿捏上能抓得更準一點,如果一個美編是從文編出身的,或許也較能體會在可能的情況下更有彈性的包容文編的修改。

很久以前就聽過一句話:「文編和美編的配搭,就像談戀愛。」你儂我儂時,做甚麼都可以,意思就是文編想要怎麼改,通通都可以改,但只要過程中一不爽,對不起,甚麼大道理、規則、法則、SOP,就全都搬上來講,沒得通融。

這讓我想到過去當媒體公關和當記者的那段時光,服完兵役後我先在一家衛星電視台擔任公關,負責新聞發佈與媒體記者打交道,剛開始由於是新手,常常抓不到記者要些什麼,吃了不少苦頭,做了大約半年過後,終於慢慢摸熟其中的巧妙,知道針對每一個不同記者的喜好來餵新聞,但我總還是覺得少了一點什麼。

後來因緣際會我到了報社跑新聞,我就特別關心那些與我接觸的公關,因為自己以前就是在對方的位置,也更能將心比心,所以那些公關們都跟我特別好,記者與公關的角色,文編與美編的角色,,丈夫與妻子的角色,在相處的藝術上,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的確,做過公關的人後來去當記者,再回頭來做公關的時候,會更清楚要怎麼與媒體記者合作;文編、美編也一樣,若能彼此角色互換,或都能歷練過這兩種訓練,配搭起來會更協調。可惜能有這樣機會的比例並不高,因此就會陷入一種幻想,幻想跟我配搭的另一邊如果是某一種人,那該有多好,可惜,往往這種人不會出現。

你若要問我的看法,我是認為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那種理想完美的配搭者,夫妻也是如此。

我也曾幻想過要娶一個白雪公主,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她不會吵、不會鬧,只會說好愛我,不管我叫她做什麼,她都會說好,和我每一個家人的相處,都好像自己人一樣,都沒有情緒,只有誇好。

我竟然曾經相信過會有這種畫面出現在現實生活中,如果你有的話一定要告訴我。如今的我當然早已大夢初醒,原本自譜的協奏曲也變了調,讀了聖經之後更是恍然大悟,明白造物者造人的奇妙與獨特性,這才讓我回歸現實,人際關係變得健康,看人的眼光也變得不一樣,就好像上帝看每一個人都說:「甚好」。

不要以為我會討厭現在跟我合作的美編,我覺得她很可愛,尤其是吵架的時候,就算她真的發脾氣不幹了,然後這本書出不來導致我被炒魷魚,我還是覺得她很可愛的。

這也是我夫妻相處的秘訣,當我明白人被造的奇妙,我看我妻子是如此可愛,每次她跟我吵架,我是用欣賞的眼光看著她,她是上帝造的,再完美不過。

有一首詩歌叫「愛的真諦」:「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家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凡事要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別以為這些詞很老套,裡頭學問可大了。

若懂得這個真理,又能照著做到的話,我實實在在要告訴你,你不只在婚姻關係裏頭要發達,在事業和人際關係上,也都要大大的發旺了,可以試試看。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