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宿營,美其名是讓新鮮人結交新朋友和融入團體生活的好機會,實質上卻和「來電五十」之類的節目很相似,「男女授受不親」的道德觀完全不適用於宿營,相信大部分的大學生都曾在大一時參加過,幸運的人會藉由宿營的活動找到如意郎君並為一段感情揭開序幕。聽著學妹敘述她在宿營和男友相識進而互相來電的過程,讓我打開塵封已久的記憶櫃,感嘆著兩年多前不堪回首的宿營片段。

本系是和數學系合辦,地點在新竹很偏僻的農場,幾年前拍攝口香糖廣告的明星駱駝就是被飼養在這。坦白說第一天各小隊相見歡時,我就已經萌生想落跑的念頭,想到要和眼前個個活像計算機的呆滯男在疑似荒郊野外的地方追趕跑跳碰個三天兩夜就備感鬱悶。營火晚會有個部分簡直和讓男人選妃沒兩樣,就是要輪流和每個計算機男跳一支舞,當下我還真想直接撲向營火以示貞潔。第二天是一連串各小隊的競賽活動,依舊免不了要和計算機男有肌膚之親,使我更強烈地認為這根本是給男生佔盡便宜的假宿營真聯誼。而我在某個競賽因轉太多圈圈導致跑步摔得狗吃屎成了眾人的笑柄,形象受損後暗自祈禱光陰能似火箭,直接跳到宿營結束。

好不容易終於捱到第三天下午,體力也差不多消耗殆盡了,想到再過幾個小時就能夠擺脫計算機男,忍不住慧心一笑。趁著休息時間,我示意同隊一個叫小傑的男生,請他幫我和駱駝拍張照。「後退一點。」小傑很專業地拿著相機指揮我,本人也很配合,照著攝影師的話做,「再後退一點點。」小傑再次發號施令,我維持「耶」的手勢向後退到柵欄邊。接下來大概連算命師也料不到,「啊!」小傑按快門的那瞬間,我同時也發出了悽厲的慘叫聲,因為駱駝可能出於好奇心,居然咬了我右肩一口,幾乎在場的眾人都目睹了我的被害過程,每個人都呈現大肆恥笑我的狀態,而我忙著追打攝影師兼兇手的小傑,也沒時間理會大家的笑聲。

所幸不會痛,但那一剎那的觸感超酥麻的,隊輔學姊叫我立刻去換衣服,因為我的右肩上還殘留駱駝的吻痕,並散發濃烈的臭味。「被駱駝咬,妳大概是史上第一人吧!而且牠是上過電視的明星,妳就當作牠幫妳簽名好了。」阿紫同學試圖安慰我,但她很明顯在憋笑。

唉!學妹參加宿營獲得一段良緣,相較之下,我獲得的卻是眾人排山倒海的恥笑。看來我還是把這段宿營回憶永久塵封起來好了。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