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回家的路上有些涼,一個人,腳踏車聲輕想在靜默的街。

忽然救護車尖銳的哭號從背後傳來,一下子呼嘯而過。

我心中暗暗祈禱,上帝啊,請保佑他吧!那不知其名、急需救護車的人。

突然我想起,啊,我根本不信上帝。前陣子學校望彌撒,我還對經文有些嗤之以鼻呢。

但除了祈禱,我還能為他做什麼?抬起頭,我問月亮。

或許你得記著,一定要禮讓救護車。月亮回答。弦月彎彎,好像在微笑,而旁邊的星星眨了眨眼。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