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後院有棵四十多年的白蓮霧樹,粗幹蔭濃、葉碧果翠、枝枒橫陳,一派欣欣向榮的景況。

我時常啜著手上的咖啡,憑窗而望:靜觀鳥雀在日光下躍動競逐、野貓趴伏在紅瓦厝上慵懶地打盹。某日,當我推開房門,卻驚見窗台邊有一隻好奇的松鼠正在四下打量。瞧牠圓溜溜的小眼睛不住打轉,前肢頻繁地擦拂雙頰,模樣十分可愛討喜。我準備拿相機拍下眼前這幕,不料手肘碰觸了懸掛門邊的風鈴,一番「匡啷」亂響,嚇得小訪客不分東西,腦袋瓜猛地磕撞在玻璃上,隨即頭也不回地直奔老巢而去。喔,該會腫起多大的一個疤啊!

母親比我聰明,她特意在一樓廚房的流理臺放上些許五穀果核,然後守株待「鼠」。果不其然,美食的誘惑勝過一切,訪客們一隻隻潛進來安心地享用「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卻也成為相機裡一張張貪嘴逗趣的風景。有時候鼠輩未曾造訪,便宜了打秋風的麻雀燕子,嘰嘰喳喳風一陣地來去,遺留下滿屋狼籍。刮落的羽毛兀自打著旋,而母親總欣喜地作著善後工作。

另有一回,不請自來的訪客是隻半大的野貓。牠的緊張加上我的忙亂,引發不大的房間裡上演著一齣追逐戲碼。亟欲逃脫卻慌不擇路,最後在掃落無數公仔與擺設後,牠終於找著出口離開。我無奈地看著凌亂的戰場,地上有一瓶傾倒的牛奶,心下恍然。灑落的液體在冰冷的磁磚上蜿蜒出兩排溫馨的足跡。

家中時常有從窗外來的訪客,生活是幸福的!我著迷於這樣平凡無奇的意外之喜。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