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城市親戚家的第一個晚上,我翻來覆去,試圖趕緊赴周公的約。明明是個治安良好、寧靜和諧的社區,為什麼還是讓我睡不著?感覺少了什麼的不安,滴答滴答指針緩慢地行走,隔壁間的表弟鼾聲霎時令我羨慕。嘆口氣望著漆黑的天花板,太安靜了,一切都太安靜了……。對啊!就是這樣的死寂才讓我心不寧不能就寢。

人說鄉下是個適合養老的地方,因為它寧靜舒適,但在鄉下長大的我,其實明白它一點都不安靜,尤其是在夜晚。青蛙求偶的叫聲此起彼落,螽斯一旁鼓譟著嘶嘶的叫囂,金鈴蟲三不五時地出來當和事佬,還有不知名的鳥類在看熱鬧,這些都在漆黑的鄉夜上演,只有路燈當燈光師,打著暈黃的光卻照不到這場宴會的全貌。全部都是由聲音演出,只能用心去體會,每天晚上七八點演奏,伴你到天亮。不和諧的協奏曲,是最自然不需彩排的樂團,看似吵雜卻是數百萬年來不變的樂曲,讓人微揚起嘴角、輕閉雙眼,心情愉悅而入眠。

這就是死寂和寧靜的差別,有時寧靜不見得就是完全無聲。忘不了的鄉夜協奏曲,在腦海裡回想起這節奏,也讓我在這死寂的夜晚,慢慢進入夢鄉……。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