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的眼神溫熱,他小心維繫這段感情,不願鬆放也不敢太用力;珍何嘗不提心憂念,深怕哪天凱要她做出明快決定……

戀愛如潮,婚姻則被認定是穩定的堤岸,已登岸上的我,經常聽聞年輕友人於浪裡的沉浮與掙扎。

交往多年感情穩定
她卻害怕論及婚嫁

珍與凱交往多年,平穩的感情理當論及婚嫁,而珍卻遲遲不肯,只願維持男女朋友約會交往的型態。

珍說那天和凱碰面,斜風拂亂細雨,應是晴朗好天氣卻上演著多雲陣雨,從捷運站走出,他們一時間不知該去哪裡?該要上班的日子,蹺班出來,只為一次難得相處。捷運上,人潮起落,H1N1疫情四處蔓延,憂心眼神棲停口罩上方,一旁則有不信邪的口沫到處橫飛。凱戴著口罩端坐,珍緘默不語坐在一旁,心想著──今天要去哪裡?

車廂倏忽前行,似一道道水閘門開開闔闔,這樣多年了,他們始終於婚姻門外拉拉扯扯。凱不再提父親年邁,不忍讓他失望的話題,珍也不說她如何不安恐懼,擔心一旦論及婚嫁,有形契約便將扼殺自在的默契。男女之間可以合而為一、也可以保持平行──這些話題已經太老太舊。

紅色炸彈四起那些年,珍惶惶難安,周遭一有嫁娶,她便成為眾矢之的,彷似身負大逆不道罪孽,虧欠世人一個合理交代。

捷運來來回回,每個人總該選擇一個目的與終點。凱的眼神溫熱,他小心維繫這段感情,不願鬆放也不敢太用力;珍何嘗不提心憂念,深怕哪天凱要她做出明快決定。

珍左顧右盼著車內一張張閉目養神、或寂然望向各自焦點的臉──多少面孔便有多少種堅持。

口罩裡的雙唇似在問
何時你將成為我家人

從捷運站走出,隨著人群行往淡水街上,傍晚陽光仍然亮眼,整排店家被照得暖熱。人潮於攤販前起湧,岸前泊停船隻,一艘艘隨浪搖晃起伏。凱與珍佇停碼頭,任由風一逕的吹著,暖風慢慢冷卻,自雲層空隙或陽光末端吹拂過來,眼前港灣如畫卡明信片。

渡輪汲浪前來,帶著零星客人啵啵離岸,看似平靜的內海,船隻通過便掀起一波波巨浪。浪追行,與晚風於空中較勁,不曾預期的出遊,讓珍心情分外舒暢。十二分鐘短暫航程抵達對岸,凱與珍自拱橋走往木棧道,於堤岸前坐了下來。凱擁著珍一同吹風,細訴近來種種,他握起珍的手,再次將無形戒指套進她的手指──落日眷戀雲彩,兩相商議著融合姿態。

凱攜著珍依偎散步,星期四漁人碼頭呈現周末前的清冷。露天餐廳前,駐唱歌手哼起熟練的歌,一聲電吉他醒亮了一顆星。

返航時,船行飛快,船尾拉出寬廣的浪,岸邊及鄰近山岩閃爍明亮燈火,觀音山於海邊起伏傳說中的輪廓……

捷運兜兜前來,凱戴起口罩拘謹的坐著,珍轉目四處,回頭看著凱,凱正巧也看向她這邊──凱掩藏口罩裡的雙唇似乎再一次詢問──什麼時候?答應成為我的家人?

也許明天,也許……

珍眼神隨著車廂的懸吊扶手左右搖晃著……

眼看珍於海上載沉載浮,卻也不敢貿然勸她登上岸,只能默默祝福並提醒她──幸福潮浪一次次前來,也可能一去不復返!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