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仍在茫茫人海中,尋找下一個志同道合的伴侶。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大學畢業,出社會,交男朋友,最後定下來,結婚。我的老公是個溫文儒雅的男人,沒有任何不良嗜好。唯一的怪癖就是,他喜歡在做愛的時候,用我剛脫下來的絲襪綑綁住我的雙手。他說,看見我不能掙扎反抗的樣子,讓他很興奮。而我似乎也愛上了這種感覺,當他的嘴靠近我的乳房,開始啃咬的時候,我無法用手推開他的頭;當他的手在我敏感的腿間挑逗時,我無法去抵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在我身上肆意撩撥,這種無力受限制的感覺,讓我的呻吟聲變得越發銷魂。

邪佞老公瘋狂虐待
後來,單單綑綁雙手已經不足以滿足我們彼此的需求了。他開始在我們使用騎乘位的時候,用手掌拍打我的屁股,一次比一次還要大力,直到我的屁股都紅腫了,我們才甘心高潮。他好像激起了我體內某種不可知的慾望,我開始渴望在疼痛中達到高潮,在被拘禁的時候得到釋放……我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在我反覆的從網路上的資訊查閱後發現,這是一種體質,我是M。SM(編按:Sadism and masochism,性愉虐)裡面的受虐方角色。我把這個發現告訴了老公,他卻只說,在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自己是S了。
多麼令人驚訝又開心的發現!我們竟是如此的契合。然後我們開始嘗試越來越多不同種的方式,在床上,我們的性行為不只是單純的交合。櫃子裡開始多出了五花八門的用具,麻繩、皮鞭、蠟燭、口球、手銬……。當他用麻繩把我固定成M字腿,雙手反剪固定在後,然後用跳蛋不停的刺激著我的敏感帶時,我看著他邪佞的眼神,忽然覺得他不再是那個溫文儒雅的男人了,而是一個把我帶往情慾顛峰的惡魔。


再多付出綁不住心
我們在生活中、在床上、思想上,都是這麼的合得來,但在越來越多個我獨守空閨,自己撫慰自己的夜晚,我開始懷疑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他外遇了,他竟然外遇了。多麼通俗的原因啊!我苦笑著。我不懂,難道我所付出的一切,難道我白皙滑嫩的身體,就留不住他嗎?
最後,在無數次爭吵以後,我們終於鬧上了法院,走上了離婚這條路。我想,即使夫妻的性生活如此契合,經過這麼多年,家花也是比不上野花誘人的香的。看了幾年,我掙扎痛苦的表情再也激不起他的慾望,在他眼裡,一切的一切都變得矯情。
看他最後一眼的時候,我從那對平淡如水的眼神中,看見了我的倒影。一個慾火焚身,渴望龐大的疼痛與拘禁,期盼男人粗暴的對待的女人,一個標準的女M。我不禁笑出聲來,這場婚姻,最後的勝利者也許是我吧。我就像是一個剛被開發的慾女,擁有的,是無限寬廣的未來。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