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無論多麼混亂,大概很難和螞蟻世界相比。螞蟻拓展疆域、尋找食物,效率之高讓萬物之靈瞠目結舌。螞蟻的智慧不如人類,牠們是如何做到的?

波那伯(Eric Bonabeau)、梅爾( Christopher Meyer)2001年在《哈佛商業評論》提出解答——一開始,螞蟻四處搜尋,不同的螞蟻可能循不同的路徑找到相同的食物。那麼如何確定那個路徑比較短?

原來螞蟻會釋放費洛蒙,比較短的路徑上,費洛蒙的存留較久、也較強,也就較能吸引其他螞蟻重蹈。螞蟻不斷地重蹈,更強化該路徑費洛蒙的強度。等到食物逐漸搬光,回程的螞蟻漸少,費洛蒙也就隨之降低,該路段自然漸漸失去吸引力。

因此,螞蟻總是可以最短距離搬運食物。

這種在複雜系統下自我調適、自我組織的能力,是以「無所不在」為特徵的網路,所提供的最具特色市場新模式。

社群科技的代表Facebook,可說是此一市場新模式的最佳代表。相較於MySpace或無名小站鎖定網路所有使用者,Facebook 卻進行社會分階,模擬螞蟻雄兵在複雜系統下永續經營的戰略。

人的群己關係是呈漣漪狀的。如果以自己為核心,畫出群己關係圖,大略可以分成強繫、弱繫、潛繫、無繫四層。

強繫最接近我們,指的是經常性、既定的往來關係,例如同學、同事,但強繫之間疊床架屋,較難生出神經突觸,拓展更寬廣的社會網絡。

最外一層是無繫,與我們毫不相關。不幸的是,大多數網站把客群定位在此一漫無邊際的汪洋,好比沒有費洛蒙的螞蟻,只能隨機找尋目標。

強繫和無繫之間,存在著「弱繫」與「潛繫」,指的是有關但關係不深的人,通常是兩周到一年聯絡一次。

正因為這些人與我們的關係若即若離,反而增加異質化的機會,擴大我們的關係網絡。而且也因為這些人多少與我們有關,就不會像一般網絡關係無法持久。

Facebook發展、維持弱繫與潛繫,有如螞蟻使用費洛蒙。透過自己與某一位朋友的共同朋友數、以及兩人參與子社群的重疊率,就可以推算出兩人費洛蒙的多寡。

企業不希望在網海裡撈針,也不希望只是消極地刊banner廣告,就要積極地建立有效的關係網:對強繫之人,保持既定的商務關係;對弱繫之人,增加交通,也就是增加費洛蒙;對潛繫之人,偶爾推廣新產品;對無繫之人,就毋須浪費資源,做無效宣傳。

在混沌的市場環境,Facebook以螞蟻為師、道是無序卻有序的游擊戰術、漣漪戰法,比起仰賴市調公司,更能取得深入的市場資訊。

這與其他web2.0公司著重關係行銷,不可同日而語。從這個角度來看,就可以理解香港首富李嘉誠為什麼會投資Facebook。

螻蟻尚且知通路以求生,何況是人?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