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準備移交,整理許多過去的資料,赫然發現原本珍藏的檔案,似乎並沒有想像中的重要。不管是計畫、影片、圖像或歌曲,東刪西刪,最後所剩無幾。

看法的驟變令人訝異,當初可是絞盡腦汁才想出來的計畫,怎隨著時空的轉變,一下子全失去光彩,曾經不可一世的模樣,突然無足輕重起來。原來,是我心境的改變使然。因為原本不想調換職務的我,在日子漸漸逼近之際,慢慢接受了新的安排,視點因此有了不同。

換了一個新工作,好像重啟一段新戀情,不免懷著興奮、新鮮與緊張,一切將不像過去般理所當然,努力接受新工作,思考它可能帶來的成長,心情也頓時開朗起來。就在我著手準備移交──整理成果,做好交代──果然心情變好了,新的視界出現,舊資料也隨著舊思維被更新。或許換個職務,就某方面而言也悄然消除了許多不為己知的盲點。

北宋詞人晏幾道寫了一首《臨江仙》,詞中「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傳誦千古,道出詞人的溫柔與多情。事過境遷,佳人的巧笑雖還在,明月也依舊映照,但人兒早已不知去向,理當不固著回憶目送她離去時的情景才對,免得掉入不合時宜的陷阱。想想,離別的場景與安排,不也正是反照個人修為的絕佳機會嗎?!

好聚才能好散,好散才能好聚,大家會再相見,不管離別多麼不願。因此離職前夕,我請舊同事吃飯,也約了他們的新主管前來,特別請託要好好照顧。畢竟,「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假以時日,當東風再起,我們將重逢在燦爛的季節裡。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