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她是選擇了一段情感,一個對象,不如說她是選擇了一種人生,一種態度……

中年人的浪漫需要更大的勇氣,因為回頭更難。但是否因為如此,就應該放棄想要嘗試的事,等到年老時,再在安穩的生活裡帶著遺憾回憶。

2003年,我考入四川大學博士班,同年,我的朋友Y則為了和大陸籍男友朝夕相對,放棄了台灣穩定的工作,定居杭州。我聽說後詫異不已,一方面是為Y在台灣景氣看壞之際捨棄了待遇不錯的工作,另一方面是男友比Y小了十歲,因此男友父母獲悉後堅決反對。

我的朋友問我,為什麼捨台灣的研究所不讀,老遠去成都;我則問Y,已屆中年,這樣的選擇是否太過冒險?對於前一項問題,我回答關心詢問的朋友,既然讀的是中國文學,前往李白、杜甫、蘇東坡待過的地方生活兼學習,看看唐詩宋詞裡的山嶺江河,明月星輝,應該很合理吧!至於後一項問題,Y則回答我,別人眼中穩定優渥的工作,一做經年,活著和死了都沒差別,一天和十年如出一轍,天天重複自己的昨日,就算這段愛情最後會以分手告終,至少她還擁有愛過的記憶。

看在別人眼裡,我們都有些不切實際吧,不過,選擇愛情放棄工作的她,顯然比我勇敢,也比我浪漫。

年輕時,Y不是一個勇於浪漫的人,我才是,顯然這回我輸給她了。我想起以前我們沮喪時最喜歡去西餐廳吃一碗酥皮濃湯的往事。二十年前,台中並沒有很多地方可以吃到酥皮濃湯,所以吃時特別覺得幸福,壞心情霎時平復許多。二十年後,和Y坐在西湖畔,同喝一壺龍井茶,我才明白,Y一直比我勇敢,只是身為長女的她將太多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以致無法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

現在,再不做就來不及了。

我凝視著繁茂柳浪掩映的雷峰塔,心想如果白素貞可以不顧人蛇殊途,人與妖不同界,堅持愛許仙,那麼年齡的差距實在只是微不足道的問題啊。

於是,我們一起開始了在大陸的生活,我在成都,她在杭州。去年,拿到學位的我開始在成都執教,校園裡初次的身分轉換,奪走了我大部分注意力,直到今年成都和杭州聯手舉辦天府與天堂的對話,我才猛然想起半年沒和Y聯繫,於是發郵件告訴她我的新生活,在她的回信中,我得知她的戀情已宣告結束。

她說,分手原是早已預想到的,五年後才發生,已比她估計的長久。

約莫二十年前,看過一部由張艾嘉和繆騫人主演的電影《最愛》,二十歲的我望著螢幕上兩個原本友情堅篤的女人臉上複雜的表情,那複雜是要經過二十年滄桑的人才可能有。一般人如果將眼光停留在駐足2008年的我們兩個人身上,世俗理智者大多會同意我當初的選擇吧!Y失去了原本安穩的工作,為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情耗費五年時間,留下的只有讓人傷懷的記憶;而我,得到了一個至今台灣尚未承認的學位,還有持續惡化的視力和白髮……當年一起喝酥皮濃湯的年輕女孩,跨越二十年歲月,究竟誰的選擇比較聰明?

四十歲的Y比二十歲勇敢,也比二十歲浪漫,對於過往五年,與其說她是選擇了一段情感,一個對象,不如說她是選擇了一種人生,一種態度。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