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力晶請爾必達社長坂本幸雄來台背書後,台塑集團接著出手,出借109億元給美光,用行動證明台塑力挺南科、華亞科的決心,這也讓摩根士丹利證券科技產業分析師王安亞大呼「讚!」更以「夢幻隊」來形容美光與華亞科的結合。撰文:賴筱凡

 

力晶有爾必達情義相挺,懸宕已久的美光入主華亞科合作案,也終於在台塑集團點頭借貸109億元給美光下,幫助美光拿下奇夢達股權,順利進駐華亞科,成為「新爸爸」,DRAM產業洗牌正式進入新階段。
「美光作為一個技術領先者,生產成本卻很高;華亞科作為一個成本領先者,技術卻停留在過去的溝槽技術。」
這項決定讓王安亞拍手叫好,用「夢幻隊」來形容美光和華亞科的結盟,他說:「美光作為一個技術領先者,生產成本卻很高;華亞科作為一個成本領先者,技術卻還停留在過去的溝槽技術;所以美光和華亞科的結盟,絕對是對的營運模式。」
王安亞更提出「記憶體製造代工(Memory Foundry)」的概念:「目前DRAM歷經最嚴重的產業衰退期,正好為台灣DRAM產業創造了重整結構的絕佳機會。」王安亞以台積電為例,作為一個邏輯IC的晶圓製造代工廠,得以在全球坐穩半導體領先地位;台灣的DRAM廠也應轉型,成為專業的「記憶體製造代工廠」,趁50奈米技術的推進前,整合製造現貨顆粒的DRAM廠,關掉沒有效益的產能。
其實,王安亞會有這樣的想法,主要是複製於當初IBM、特許半導體、英飛凌和三星在40奈米研發的結盟;他認為,台系DRAM廠走向「記憶體製造代工」的經營模式,將可以與美光、爾必達合作,一同推進40奈米,才能夠與龐大的三星相抗衡。

產業洗牌成型
除了走向專責記憶體製造代工的模式外,坂本幸雄也有意在台灣擴大版圖。放眼全球,原本DRAM產業是由韓國三星、美國美光、日本爾必達和德國奇夢達4大陣營所囊括,但自2007年的產業景氣走下坡後,經不起一再燒錢,奇夢達已身先士卒,退出DRAM產業,形成目前三國鼎立的局面。
只是,握有全球4成市佔率的三星依然坐大,想要與三星抗衡,就得拉攏台系廠,拿下更多產能;這也是為什麼爾必達自始至終,都不放棄併購茂德的原因。基於爾必達與聯電的合作關係,聯電又是茂德的第2大股東,要居中牽線不是難事,但茂德董事長陳民良願不願意點頭,才是問題癥結。
DRAM產業走到現在,產業洗牌已逐漸成型,只是整體市場的供需若遲遲未能回歸平衡,恐怕等這批資金燒光後,DRAM廠又得再陷入找銀彈的深淵。

南亞 投資效益待觀察
當初在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的主導下,南亞轉投資成立了南科,南科再與奇夢達合資成立華亞科,但南科在今年琵琶別抱,轉與美光合作,連帶地華亞科也跟著換了「新爸爸」。
如今,為了協助美光順利拿下奇夢達手上持有的36.5%華亞科股權,動到南亞老本,以短期借貸的方式,金援美光,看DRAM產業的分析師當然拍手,但追蹤南亞的外資分析師就不這麼認為。
花旗環球證券塑化產業分析師Oscar Yee表示,以這次台塑集團的動作來看,只有南亞出手伸援,卻不見其他三寶幫忙,對於南亞絕對不會是件好事。借錢給美光,對於改善南科、華亞科長期競爭力絕對有正面助益,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DRAM產業的前景堪慮,這筆錢是不是正確的投資,尚不得而知。


華亞科 唯一現金淨流入
隨著華亞科第2階段股權轉移完成,華亞科將導入新的堆疊技術,進入新的里程碑,被外資視為投資人進場的絕佳時點。花旗環球證券科技產業分析師林子謙表示,在美光的技術支援下,華亞科的淨值比又低,股價再跌已有限。
華亞科一直被外資圈認為是DRAM產業資優生,雖然不敵報價走跌,在去年第4季轉盈為虧,但看在外資眼中,華亞科是最有可能領先復甦、轉虧為盈的DRAM廠;王安亞更直指,華亞科是台灣DRAM四寶中,唯一維持現金流入的公司。
DRAM廠紛紛減產,市場預估DRAM景氣最快可在明年下半年破冰,王安亞認為,以2010年DRAM產業有機會走出寒冬來看,擁有較好成本結構的華亞科,應該是最有機會受惠的業者,維持加碼評等,目標價15元。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