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相處的方式以肌膚相親,從每天晚上關燈時起,到隔天早上鬧鐘響了為止;我們是親密的伴侶,在同一片屋簷下生活,感受同一個空間裏的冷暖變化。

她把這個空間弄得稍嫌凌亂,但對她來說卻有著恰到好處可以掌握的邏輯,並且不致於太過整潔,一切像是造假。她獨身,所以尚且不需要與任何人妥協,她唯一要討好的是她自己。

她從來不是宣稱不婚的獨身主義者,只是一切像是溜滑梯般的順其自然,就到了單身的狀態。甚至她是渴望伴侶的;一起看DVD,一起牽手散步,一起裹在棉被裏聊天……,只是這麼簡單的想望,卻必須以中樂透的幸運期待著。

於是偶爾的落寞和蕭寂,都只有在黑夜的布幕拉起之後,倚靠著我,一點一滴,赤裸、明白地傳遞而出。我撫擁著她,給她我所有的支撐,無聲無息卻堅定無比。

我的身軀龐大,她通常只佔據我的一半;另一半,是她愛不釋手的文字書籍;書籍的種類紛雜,並且隨著時間替換更新。她在睡前有閱讀的習慣,她喜歡將自己丟到兩張扉頁攤開的世界裏,在其中忘我,也同時釋放。

於是這些書冊是我們倆人之間的第三者,她恣意躺在我的胸懷裏,也享受著信手拈來的閱讀樂趣;我們三者之間和平共存,互相依靠。我不曾嫉妒過它,我甚至感謝它提供了我無法給予的豐富世界,讓她的生活多了一個層面;每當她厭倦或懷疑生命的實相時,得以蜷身匿浸,得以喘息休憩。

我是一張床,雙人的大小;我占據她房間的一隅,橫陳在她的生活當中成為最可期待不變的陪伴。也許我無法了解她心中憧憬遲遲未到的那份情感,我只是以我肉身之軀,承載她的喜怒憂樂,無論冬寒夏熱。

每一個夜晚,我擁有她和它,我感覺幸福;人類的情愛總是過於複雜,而我盡情呵護的,只是一份簡單的三角關係。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