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心情有些低潮,並非指工作上的不順,也與人際關係無關。我想更正確的用詞應該稱之為「厭煩」。重複的生活模式令人倦怠。

Am 6:00 來自樓上鄰居重低音晨間踏步操為每日序曲,起床按掉哆啦A夢鬧鐘後,鏡子前左右來回刷了47趟牙,同時打開晨間新聞,接著是化妝,而新聞的重要性取決於畫眼線時停頓的秒數。

Am 8:15 如常騎著我的飛鳥號出門上工,固定停頓15次紅綠燈,這也意味著將被15輛機車排氣管廢氣噴臉。

Am 8:45 準時進公司,等電梯時順便瞄了精壯的警衛一眼,與眾同事道聲早安後隨即落入修不完的圖片漩渦中。

Pm 9:00 緩慢拖著一身疲憊的星星月亮回家……。我的上班族生活,就像夏宇的詩「當傾斜的傾斜重複的重複」一樣緊繃,只是我的傾斜是久坐電腦前,逐漸彎曲的脊椎;而重複的是那鬼打牆般的日子。

設計師Susanna Hertrich悲觀如我,設計出這款日曆碎紙機,逝去的歲月連包便當的機會都不給你,直接把過期的時間絞爛,空留一堆唏噓。也許我們真要好好思考工作外的人生,那青春的印記,還有心中久違的夢想。

    全站熱搜

    美女講師春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